四、五、六年级生的新「世代宣言」:独处不寂寞,作伴不相羁

四、五、六年级生的新「世代宣言」:独处不寂寞,作伴不相羁

「拿了大红包,长大以后要养我们喔!」

小谦谦原本脸上挂着开心满足的大大笑容,正在专心练习数钞票,突然间停下动作抬起头,看着环绕四周对他疼爱不已的大人们。

「嗯!」他小小声地说,「那我来算算⋯⋯。」

伸出小小双手,他开始认真地折起指头,「我要养爸爸、妈妈、外公、外婆、舅舅、舅妈,还有萱阿姨⋯⋯。」一只手不够算,另一手也派上用场。

「就是啊,七个耶!白马王子和七老人喔,哈哈哈!」

虽然全家着实爱看平日调皮机灵却生性良善的小外甥,如何把天人交战的表情活生生写在脸上,但玩笑真的归玩笑。光看他小小脑袋瓜认真思考的模样, 我们都清楚知道,没道理要家族里唯一的第三代长大后背上这幺沉重的负担。

无子效应:如何安然度过晚年?

我们家三个孩子的婚姻状态恰巧是社会多样的综合缩影。哥哥是「顶客族」,结婚无子;我是「单身族」,未婚无子;妹妹是典型小家庭,三人成组。出自媒体人的社会关切和家人相处的近身体会,这些多元形态的同与异,常在我脑中盘旋。

无论已婚或未婚无子,不确定是国情不同,还是个人交友圈关係,十三年前以《败犬的远吠》掀起未婚不婚话题的日本作家酒井顺子,在新书《败犬进化论》进一步谈及有子、无子者自成世界,偶有交流则常出现尴尬排挤甚至歧视的困扰,现实生活中的我却很少碰到。

我的好友已婚者,常有渴望自由、设法单飞的时候,而无子的我们,也会自我调节情绪,面对亲友亲子互动的幸福与烦恼,多乐于同享倾听,偶尔出出主意。 如果日本政治和公众人物有意识地常把育儿经挂在嘴边,自认高人一等或政治正确的社会氛围也笼罩台湾,蔡英文和洪秀柱恐怕就没得好混了。

只是,当我们走着走着,走过活跃的青壮年,逐渐望见不再那幺遥远的人生尽头。就像季节里的秋收将近,不管树长得好不好,果实结得多或少, 都到了得诚实点收、坦然面对另一个更严峻的「无子效应」,养老和临终问题,思考如何安然过冬的时候。

要说完全没有惶然不安心情,那是骗人的。我们兄妹和小外甥之间的玩笑话,其实就是一种自然的心理反应。只是每个无子者必定会有程度不同的忧虑。

独处不寂寞,作伴不相羁

有病痛的朋友,开始担心起某一天或许面临「孤独死(病)、无人问」的悲凉;喜欢未雨绸缪的朋友,也有忧心临终后事乏人处理的恐慌。但能提前设想总是好的。几个单身好友相约买地移居乡间,姊妹兄弟说好同住某某养生村,住院时,麻吉老友轮流排班探视。前些日子一个好友告诉我,她已经把保险单上的受益人从父兄改为朋友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自己的后事委由好友张罗处理,让她更放心自在。甚至有已婚有子好友积极储备夫妻俩的养老金,她说得妙, 以前是「养儿防老」,现在是「养老防儿(不孝)」。

这其实是四、五、六年级生,以三十年为一世代的我们,很奇妙且坚毅的特质。 「我们很可能是孝顺父母的最后一代,也是没有子女奉养的第一代。」 许多人开始有这样的认知。只要行有余力、预作準备,鲜少有人真的忍心或放心把期待中自主尊严的安养临终晚年,统统丢给少子的下一代,他们还有自己世代的困顿和幸福得去克服和追求啊!

「大人的友谊」,成为个人理财和社会长照之外一股重要的网络支撑力量。「同辈相偕、一起老去」,像是面对高龄化与少子化两股社会人口激流汇聚碰撞,四、五、六年级生的新「世代宣言」。

独处不寂寞,作伴不相羁,我想像秋来冬近的人生,最好是一种透着微光的淡金岁月。我们都颤颤巍巍踏着每一步走到如今光景,成为现在的自己。有子无子不该成为告别人生前的最后羁绊。

四、五、六年级生的新「世代宣言」:独处不寂寞,作伴不相羁

单身不寂寞,与兰萱青春作伴!
面对人生下半场,我们的心情将和过去任何一个世代大不相同。

「我相信——
世代不是必然,应该更自由想像;

我相信——
独身可以是一种选择,不是宿命;
自处可以不寂寞,作伴亦可不相羁。

我相信——
人生下半场,
是关于生命重新盘点、重新配速、练习说再见。」

■时间|5/3(五)19:00-21:00/18:30 入场
■地点|青鸟书店(台北市八德路一段 1 号玻璃屋二楼 华山文化创意园区)
■讲者|兰萱 X 蔡瑞珊
■费用|300/人(可换《重新爱上你》乙本或青鸟饮品券两张
报名网址

相关推荐